一个师围剿一个营,换李云龙结果会怎样

  摘要:《亮剑》中孔捷曾经提到,他的部队一个师吃不掉美军一个营,假如换成李云龙会怎样?

  《亮剑》中孔捷曾经提到,他的部队一个师吃不掉美军一个营,假如换成李云龙会怎样?

  孔捷说的是他那个军里有一个师,某次战斗包围美军一个营,最后没吃掉。这事情我们就事论事,打仗有很多条件,不能光看一个军、一个师对一个营。现代战争,给个一线天的绝佳地形,修个永备工事一卡,如果因为什么原因,不能用重火力破坏这工事,别说一个营,一个连都能顶住一个军、一个师的进攻。有时候遇到这种地形不利于展开攻击的情况,一次攻击连一个排都展不开,后面就是有一个集团军又有什么用?在抗美援朝中,早期双方有个需要互相熟悉的过程。第一次战役,志愿军的王牌“万岁军”38军就是因为被个什么美军黑人团的错误情报误导,导致打穿插没关严实,让被围的美军跑了,结果军长梁大牙被彭老总劈头盖脸骂的恨不能钻地缝,全军怒气勃发,后面打的尤其勇猛果敢。

  这场战争双方战术的转折点,应该是第四次战役的砥平里战斗,这是李奇微出任第8集团军司令后,美军开始总结摸索出我军的战术打法,又根据自己的情况,有了针对性的反制措施出来。

  而我军这时候反而已经习惯了猛打猛冲,只要对美军战线造成一点突破,就能迫使美军全线动摇后退。这一次美军却没有后退,而是在砥平里,利用坦克、汽车结成环形工事,开始结硬寨,打呆仗。在这里我军先后有四个军的部队参加过战斗,最后还是没能啃下来,这是事实,原因在于我们没能迅速反应,去适应美军改变战术之后的新打法,。同时,这时我军攻击火力密度,主要还需要靠人多枪多来保证,所以才投入那么多部队。砥平里是个战术要点,这先后有部队参与攻击的四个军,并不是一起同时投入攻击,而是恰好都有部队路过这里,就都插了一脚,都是听到这里只有一个美军团级单位,还有一个法国营,就留下相应攻击部队后,主力继续自己的任务,后来总结就是四个军都是各自派了个不完整的师级单位进攻,互相间也没有协调好,基本是各打各的,打成添油战术,牺牲很大,战术目的也没能完成。这怎么说?

  谁有事后眼?这不是有准备的一场战斗,那时志愿军的指挥上也根本来不及做什么协调。反观美军这个点则是预先就打定主意要死守的,算得上以有准备打我们无准备。不过我们现在照样很多人,仍旧用四个师,打美军一个团这种概念来计算兵力,美军在砥平里的兵力确实只是一个加强团,这没错,可是打不是这么打的,就这几个人他们怎么可能守得住啊?这一战他们之所以守得住,作战的主力不是这个团,甚至都没有那些围着当碉堡用的坦克装甲车什么事,他们靠的是空军!是空军!空军!美军的空军以砥平里环形阵地为圆心,以所掌握的我军一般进攻时,所习惯的集结距离和进攻距离,再画一个圈,然后就是战斗机、轰炸机、攻击机组合上场,全力朝这个圈里进行火力投放!

  我们以轻步兵为攻击主力的志愿军,在这种情况下,能说是被那个团打败的吗?这种情况,换谁指挥,区别也不是很大。按《亮剑》当中的情节,孔捷是倒霉,先遇上了山本特工队,自己吃了亏,也给兄弟部队提了个醒,包括李云龙,后来李云龙遇到山本不还是吃了大亏,要是第一次遇到山本部队的就是李云龙,他真能比孔捷打的好?

  晋西北“铁三角”李云龙、丁伟和孔捷三个人中,孔捷是唯一去过朝鲜战场的,从朝鲜战场回来后,孔捷对美军给予了高度评价。他很反感国内的一些人,为了宣传的需要,对美军的报道都是贬低,说什么美军都是少爷兵,一听见枪响就吓得尿裤子,钻到睡袋里打机枪等等,这都是极不负责的表现,我们的战士要是听信了这些宣传,肯定是要吃大亏的。

  实际上,孔捷认为,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洗礼,美军各兵种之间的配合,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战斗力非常强悍。他还举了一个例子,他的一个师,包围了美军的一个营,结果打了一个昼夜,硬是没打下来。李云龙听后,还讽刺挖苦了孔捷,说:“他娘的,这仗打的窝囊,一个师连一个营都干不掉,你小子是怎么指挥?”那么,如果换成李云龙,就能吃掉美军这个营吗?

  答案应该很明确,同样是不行,这是武器装备之间巨大的代差所造成的,不是靠士气、指挥艺术所能轻易弥补的。事实上,《亮剑》里面说一个师没打下美军一个营,这还是好的。在真实的朝鲜战争中,曾发生过类似的事件,那就是著名的砥平里战役,我军四个师进攻美军一个团,不仅没能拿下,最后还在美军反击下,被迫后退。

  砥平里战役战役发生在第四次战役时,在这之前,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用气吞万里如虎,所向披靡来形容也不为过。由于美军惜命,防线往往被志愿军突破一点,左右两侧就会主动放弃阵地,向后撤退,由此带来连锁效应,整条防线瞬间崩溃。所以,当时在志愿军里流传这么一句话,“美军的防线ABC,一打就是全线突破”。但是这种现象在砥平里战役战役后发生了改变。

  李奇微出任第8集团军司令后,提出了“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的建议,并趁中朝军队休整之时,向志愿军发起进攻,第四次战役由此打响。彭德怀则计划在东线将美军放进来,在用4个军的兵力分割歼灭。一切如计划的那样,东线“联合国军”一路向横城和砥平里地区推进,这样就出现了战机,彭德怀于是组织东线各军发动横城反击战,迫使东线的“联合国军”全线后退, 但战线上有一个点却始终原地未动,这就是砥平里。

  坚守砥平里的是美国陆军第2师23团,另加一个法国营及一些零星的配属部队。志愿军则调集了四个主力师(这四个主力师并不是全部满员,但是人数远超过美军是肯定的)进行强攻。美军遭到志愿军猛攻后,由于两侧友军早已撤退,跑是跑不了了,于是干脆就地转入防御,准备和志愿军死磕。面对志愿军的进攻,美军一面呼叫空中支援,一面用坦克和汽车结成环形阵地,用重炮轰击进攻的志愿军。而志愿军由于缺乏重武器,拿这些躲在铁圪塔后面的美军毫无办法,一批一批的志愿军冲上去,又一批一批的倒下。经过两个昼夜的进攻,志愿军进攻的主力部队全被打残,伤亡超过一万五千人,而美军则只有不到一千人的伤亡。在志愿军进攻乏力的时候,美军快速进行攻防转换,跳出包围圈,对志愿军进行反击,志愿军伤亡惨重,不得不后撤。

  孔捷说的战役,原型应该就是砥平里战役,正如孔捷所说,美军是我军遇到的一个比以往任何对手都要强大的对手,我军原先运用的得心应手的迂回穿插,分割包围,围点打援等战术,在美军这里通通不灵了,为什么?因为美军的武器实在是太先进了,两军的代差实在是太大了,围点打援,其结果很可能是援军挡不住,围住的也打不下来。鉴于两军之间的实际情况,毛主席还专门发了电报给彭老总,指出:穿插迂回的战术可以让我军包围住美军一个师,或者一个旅,但是我们很难全歼敌人,但这种战术非常好,要继续用,不求全歼,集中全部兵力,歼灭敌人一个营就够了。这足可见美军的难打,即使换了李云龙,也未必比孔捷做的更好。

  纵观整个朝鲜战争,志愿军一个军不能全歼美军一个营,这一说法或许有点夸张了,但是一个军不能全歼美军一个团却是普遍存在的情况。在整个战争中,只有第二次战役中的长津湖之战,志愿军围歼了美军第7师31团支队。虽然击毙了团长,缴获了团旗,但31团支队还是有一千多人逃脱,最多也只能说是重创,远远谈不上全歼。即便如此,这也是整个战争中,志愿军唯一一次给美军团级单位予重创的战例。而且还要注意到,这是在比较极端的情况下才取得的战果,几乎汇聚了所有对志愿军有利的条件。其他战役中,就是包围了美军团级单位,只要一个晚上不能解决,天一亮,被围的美军就会在强大的空中掩护下突围。

  所以,别说换了李云龙,就是战神粟裕亲自出马,也很难改变。

  从火力对比来看,最初入朝时志愿军6个军,连一辆坦克都没有,而美军一个军有近500辆坦克,一个师编制里有140辆坦克和35辆装甲车(加强师数量翻倍)。在火炮上,志愿军一个师只有12门75毫米山炮,多数还是60毫米、82毫米迫击炮这样的小口径火炮,而美军一个师往往拥有百门以上火炮,很多还是155毫米榴弹炮这样的大口径重炮。在通信上,美军一个师就有1600部电台,通信直达班排,而志愿军经过全国调拨,一个军的电台才只有几台,通信只能到达营一级,连排联络就只能依靠跑腿了。而在后勤运输上,美军已经基本实现机械化,一个军"有多达7000辆汽车,而志愿军全军加起来都不超过1000辆,即便是头号王牌著名的“万岁军”38军也只有100辆,27军甚至只有45辆。而在制空和制海权上,志愿军前期等于零,后期才勉强有了一个狭窄的米格走廊。

  也正是在这样的全面劣势下,志愿军白天很少能够活动,通常只能选择夜晚行动,而且攻势严重被后勤所拖累,所谓的后勤就是志愿军战士们身上所携带的炒面、黄豆、土豆,受制于各方面原因,一般只能携带七天的补给,所以后来被美军总结出“礼拜攻势”,说的也就是志愿军的攻击只能持续七天,美军可以且战且退,在第一波礼拜攻势结束后发动反击,因此后勤就成了志愿军最大的软肋。

  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曾经多次利用数倍于敌的优势兵力对美军形成切割包围,但是始终未能全歼美军一个完整的团级单位,其中在二次战役中,第九兵团四个军将美陆战第1师大部和美步兵第7师1个多个团分割包围在长津湖地区,虽经志愿军奋力作战,战术和精神都发挥到了极致,但最终也只歼灭美军31团支队大部,而未能全歼陆战1师,美军虽然狼狈后撤,但是却利用自身强大的火力和运输能力,强行突围,最终从海路撤离。

  而在第四次战役的砥平里战斗中,志愿军以6个团的优势兵力将美第2师第23团及法国营包围在砥平里,虽经连续两天强力攻击,但是仍然没能全歼,第三天, 美军援军骑兵第1师第5团利用20多辆坦克进行装甲突围,救援成功,我军最后也只能撤出战斗。

  毛主席在发给彭德怀总司令的这段电文或许最能体现出我们的无奈:“历次战役证明我军实行战略或战役性的大迂回,一次包围美军几个师,或一个整式师,甚至一个团,都很难达到歼灭任务。这是因为美军在现时还有颇强的战斗意志和自信心。为了打落敌人的这种自信心以达到最后大围歼的目的,似宜每次作战野心不要太大,只要求我军每一个军在一次作战中,歼灭美、英、土军一个整营,至多两个整营,也就够了。”而造成这种状况,不是彭德怀技不如人,也不是志愿军力不如人,而是我们的装备与美军相差太过悬殊,所以只能采取毛主席零敲牛皮糖的战术来消耗美军有生力量!

  所以,就算换了李云龙,也同样没办法能够干净利落吃掉美军一个营。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主席培养马夫谢今古,与开国上将平起平坐

下一篇:古代着火了怎么办?古代也有“消防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