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天佑的死因为何还没有解开原因竟是......

 

今年4月24日,是詹天佑先生逝世100周年。

詹天佑先生 

詹天佑先生是中国近代伟大的爱国者、铁路先躯。他主持建造的京张铁路,是中国人独立建造的第一条铁路。1956年,中国科技协会主席李四光讲话,说:詹天佑“领导修建京张铁路的卓越成就,为深受侮辱的当时中国人民争了一口大气,表现了我国人民伟大的精神和智慧,昭示着我国人民伟大的将来”;他指出,詹天佑“自力更生、发愤图强、不怕困难、艰苦奋斗的精神,是他对我国人民和古代科学家、工程师的伟大的精神传统和创造才能的继承和发扬,也是他遗留给我们今天科学技术界的伟大精神遗产。” 周恩来总理高度评价詹天佑,说他是“中国人的光荣”!

詹天佑先生是在1919年4月24日,在汉口去世的,他当时只有58岁。

(一)为争国权扶病赴俄

1918年秋季起,担任交通部技监,即总工程师,兼任汉粤川铁路督办的詹天佑先生,即患腹疾,几经治疗未愈。当时他全家住汉口。当年,他因公事由武汉到北京,曾去京郊汤山进行温泉疗养。

詹天佑汉口故居 

1919年2月中,詹天佑在汉口,突然接到北京政府交通部的电召,要他作为中国政府的代表,出任协约国“联合监管远东铁路委员会”辖下之技术部委员,赴海参崴,与英、美、法、日等国的代表一道,主持进行对俄国远东铁路、包栝在中国境内的中东铁路监管的技术工作。

众所周知,沙皇俄国在19世纪末修筑通往海参崴的西伯利亚大铁道,即远东铁路时,趁中国在甲午战争中失败,以卑劣手段迫使清政府同意,让远东铁路从满洲里入中国境,经海拉尔、扎兰屯、昂昂溪、齐齐哈尔、哈尔滨、宁安等地,至绥芬河,再入俄境,直达海参崴。这段在中国境内的铁路干线,称大清东省铁路,简称东清铁路,后称中国东省铁路,简称中东铁路,全长1481.2公里。以后沙俄又强迫清政府同意修筑自哈尔滨至大连的南满铁路,约长944公里,为中东铁路干线的支线。在修筑这些铁路时,都写明由中俄两国合办。

20世纪初,日本通过日俄战争,战败沙俄,从俄国手里夺取了南满铁路长春以南的线路。这样,中国东北地区的南部(南满),就成为日本的势力范围;东北地区的北部(北满),则一直是沙俄的势力范围。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问,沙俄政府为利军事运输,企图整顿远东铁路,包括在中国境内的中东铁路,特地聘用以美籍工程师斯蒂文斯(John .F. Stevens)为首的工程顾问团,沿西伯利亚大铁道东行视察。当该顾问团到达哈尔滨时,俄国国内在1917年2月与11月先后爆发“二月革命”与“十月革命”,沙皇政府与克伦斯基政府先后被推翻,布尔什维克掌握了国家政权。英、法、美、日诸国从1918年春开始,打着协约国的旗号, 对俄囯迸行武装干涉,并支持各地白俄军发动叛乱。俄国国内政局动荡多时。日本利用自己地理上的便利,在取得协约国支持后,在1918年春出兵中囯北满与俄国远东地区,并强行占领了远东铁路与中东铁路,企图取代俄国控制中国的北满地区与俄国的远东地区。

中东铁路在中国境内,系中俄两国合办。在1917年俄国发生革命后,中国政府立即宣布,任命吉林省省长郭宗熙兼任中东铁路督办,收回中东铁路的护路权,负责维持秩序。当协约国在1918年春开始对苏俄武装干涉时,业已在世界大战中宣布参战的中国政府,在1918年8月24日,发表出兵海参崴宣言,与协约国采取一致行动。因此,中国理应是与英、美、法、日完全平等的协约国战胜国之一,在俄国政局混乱时,理所当然地应对中东路行使监管权,不允许日本强行占领,也不需要由国际共管。

但日本凭借强大的军事实力,在强行占领中东路后,悍然宣称:中国在中东路沿线的护路军须接受日本干涉军的指挥。

这时,美、英等国也企图借武装干涉之机,染指俄国远东铁路,包括在中国境内的中东铁路。他们不允许日本在这里独享全部利益。日、美矛盾尖锐,经过一系列争斗,双方终于在1919年1月间,在东京达成协议,由美、法、英、日、意及中国等派遣干涉军的诸国,联合组织“协约国联合监管远东铁路委员会”,监管俄国的远东铁路,并以方便军事运输为辞,将中国境内的中东铁路也列人国际监管范围。该监管委员会于当月宣告成立,委员由以上诸国各派代表参加,由一位旧俄政府代表主持,下设技术部与军事运输部。技术部主管全路的各项工程技术工作,由各国派铁路技术专家组成,负责人就是前述的美国工程师斯蒂文斯;军事运输部由一位日本人负责。

北京政府开始对这一侵犯中国权益的国际共管中东路的协议,表示反对,表示中国理应对中东路负有监管全责,但很快就屈服于国际压力,改变态度,于1919年2月20日正式承认多国共同监管远东铁路,包括中东铁路,并派遣中国驻俄公使刘镜人为国际“联合监管远东铁路委员会”中的中国委员。在考虑选派担任监管委员会中技术部的中国委员人选时,因既要有从事铁路建设之丰富经验与知识,又要在国际铁路界享有名望威信,自然就首先选中了詹天佑。

詹天佑在1919年2月中旬接到北京政府委派电令时,已感到身体难以支持,而且他也知道此行要与多国代表周旋,在虎狼丛中维护中国权益,是十分艰难之事;再加上是到北满与俄国远东苦寒之地,生活定难以适应,因此原不想接受这项任命;詹夫人谭菊珍也劝他缓行,待身体康复、天气趋暖后再去就任。但詹天佑想到中东路正被列强各国环伺,时间紧迫,必须早日赴任,尽力维护中国利权。他以国事为重,扶病就道,只带刚从美国耶鲁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归国的次子詹文琮陪同照料;另聘请颜德庆与俞人凤作为助手,随同赴会。

詹天佑一行于2月中旬到达北京。詹天佑两次面见了交通总长曹汝霖,陈述自己的病况与赴北方工作的困难。2月24日,他写信给汉口全家。在给二女儿詹蕙颜的信中,他写道:

东三省铁路事,明知甚难,是当时已面辞曹总长矣。其时,伊以为我客气,是以未在心。后于二十一日再传见,我将各事及各情形详细一说,他说,现在东三省铁路中国要争回管理,非有曾经当过工程师,并须有外国认为有本事经验之人前往,方免外国推辞不允。无论如何,请我前往一行,如将来因身体不安,即可回来,另派人前往便是等语。我见总长已让至如此,我只可应允前往。

1919年2月詹天佑准备出席远东铁路会议,可见其病体难支 

詹天佑携带随行人员,于1919年2月末赴会,来往于哈尔滨与海参崴之间。

1919年3月5日,“协约国联合监管远东铁路委员会”正式开会。在会议期间,詹天佑为争回中国在中东铁路的驻兵权与管理权多次发言。他义正词严地指出,中东铁路原是中俄合办,位处中国境内,中国又是协约国参战国之一,而且具有管理与保持该铁路秩序的能力,因此中东路理应由中国人 全权管理,不允他国插手,也不须要协约国共同监管。但由于当时中国国力衰弱,在国际社会中地位低下,詹天佑以整个身心付出的努力,结果只争得了中国工程师可以被中东铁路聘用这一点权利。

连日的紧张工作,严酷的寒冷天气,迅速损伤了詹天佑本极虚弱的身体。詹天佑“每日莅会驰驱道路中,朔风砭骨,坚冰在须,饱尝艰苦。夜则治文书,研究议案,兢兢然惟恐国家权利稍受一毫之损失,心力交瘁,形神销损,旧病触发,惫不能支”。

在这期间,詹天佑还亲至海参歲一带的铁路线考察,备受风寒侵袭,旧日未愈之腹疾复趋严重,终不能支,只得放下手中工作,请假回汉口就医,将工作交与颜德庆。詹天佑希望自己身体康复后再返会,以终其事。

(二)壮志未酬病逝汉口

1919年4月18日,詹天佑回到北京,面见大总统徐世昌,报告远东铁路会议及交涉情形,并说明回武汉就医,待稍有好转,即当再赴远东会议。徐世昌见詹天佑面容憔悴,备加劝慰,说:“君乃办大事之人,务宜为国惜身,加意调摄。”

4月20日,詹天佑回到汉口家中。第二天,即4月21日,入住汉口仁济医院,医生诊断为阿米巴痢疾。

入院后,詹天佑病情进一步加重,夜不能寐,消瘦异常,又延请中医治疗。4月23 日,汉粤川路工程师赵世瑄去医院探视督办病情,见詹面色顿改,惟言语尚属明白,自谓职务久疏,拟辞去,以便静养等。当日夜,詹一夜失眠,言语迷离,咳嗽尤烈,征象危险,而所言仍有清楚之处,如说拟请银行团代表梅尔斯会晤等,想的仍是铁路工作事。后服安眠药,略睡。醒后神色大异,詹知其无救,乃命家人准备纸墨,口授《遗呈》,命长子文珖笔录,呈民国政府大总统。其文为:

呈为宣力未尽,病势垂危,伏枕哀鸣,仰祈钧鉴事。

窃天佑粤东下士,知识庸愚,由官学生派赴美国.考入耶鲁大学。回国后,历任各职,竭力尽命,驰驱于路务之中。讵早岁奔劳,习焉罔觉;中年以后,精力渐非。自去秋感染时邪;兼患腹疾,淹缠数月,气体大亏。只以时局多艰,职任綦重,未敢率请卸肩。本年正月,复奉命赴东会议协约国管理俄路事宜,更不敢以病躯自襮。讵在崴、哈两月,病益加剧,形销骨立,眠食失常,不得已暂行回汉就医。乃本月二十日抵汉后,益复不能支持,经延中西医士,按方服药,无如腠理巳伤,膏肓莫救,当于二十三夕,函呈交通部,请开去督办差使。二十四日清晨,愈增喘汗,气息仅延,不能转侧。自知属纩即在瞬息,无复生机。年届六旬,死亦无憾,所恨平生之志未及尽舒,委任之事,尚虚报称。是则小鸟将死,犹有哀音,残灯已灰,尚余返焰,窃所耿耿者有三:

(一)中华工程师学会被举谬充会长,曾上书请提倡奖励。窃谓工程师学会影响于中华实业至要且宏,兴国阜民,悉基于此,仍恳不弃,有以振奋而发扬之。

(二)管理俄路一役代表之职,亟宜慎选通才,其甄用技术人员,尤应精求上驷,并设法优加鼓励,以期与协约国各员,骖靳而镳扬,庶足内扬国光,外杜口实。其详细理由,已呈之交通部,倘采及刍荛,实于东事裨益匪细。

(三)汉粤川路事,往年曾有就款计工之条陈,盖来款既艰,不得不先筹脚踏实地之策。所幸武昌长沙一路,业已通道开车,得寸得尺,惟力是视,第衡、郴以上,限于款涸,猝难企图。近者,银行团之英法美三国要求取消德人权利,允再接济工需,正宜乘此机会,速定计划,以促进行。否则,中道而止,坐视大利之抛荒,绾毂中枢,终成隔绝,商政国计,均非所宜,尚祈加意垂注。

天佑毕生致力于工学,仅就本职之范围,而言以上三端,倘赐之采纳,得尽天佑未了之血忱,则天佑虽死之日,犹生之年。至天佑生性钝拙,从事路工始终垂三十年,只知报国,从不敢殖产营私,平日训诫子弟,一仍以工学为目的。长子文珖留学美国三省大学机械科毕业,次子文琮留学美国耶鲁大学土木科毕业,当谆饬其固穷继志,他日为国效忠,自余三子二女尚幼,门衰祚薄,宗党萧然,穷达通塞,则视其后来立志如何,不敢以私恩渎请。所有天佑现管督办汉粤川铁路事宜及交通部技监员缺,应请饬部遴员,呈请接替。天佑视息渐忘,语言无次,谨口授遗呈,命职子文珖缮录以进。

以上《遗呈》,全文照录,虽觉稍长,但因是詹天佑临终前对自己一生的回顾与总结,以及他对后事的嘱托,感情真挚、深沉,思虑周密,意义十分重要。从这份遗呈中,我们可以看到詹天佑一生光明正大,只知报国,直到临终,语不及私,所念念不忘者,仍只是国事,仍只是他终生从事与无限热爱的铁路工程事业与维护中国铁路权益、培育工程学后人等,语重心长,而今读之,仍令人泣下。

据詹天佑家人记述,詹天佑口述《遗呈》时,出口成章。《遗呈》述毕,口不能言,犹手捏床单拼为英文,向家人示意,家人莫能辨认。延至24日下午3时10分,詹天佑终因腹疾伤损至心力衰竭,溘然长逝,终年仅58岁。

延伸阅读:

标签:詹天佑 死因

上一篇:揭秘孙膑和孙武的关系居然是这样

下一篇:一战时期机关枪的残忍故事让人痛哭流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