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写《红楼梦》居然是这个原因

《红楼梦》是一部关于幻灭主题的小说,曹雪芹通过小说,想表达的是一种人生的无常,人世的幻灭,他告诉人们,企图通过时间来保存富贵或者爱情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的,时间会带走一切,包括青春、美丽、纯真、向往、荣华、富贵等等。

这种幻灭,一开始就潜伏在《红楼梦》一书的字里行间,若隐若现,给人以有意无意的引导,影响着人物性格的发展。从开篇跛足道人的《好了歌》,到宝玉后来一再默诵和思索的“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到收尾曲中的“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到最后宝玉随僧道而去,无不体现着这种幻灭。

第一回曹雪芹就借跛足道人之口吟出《好了歌》:“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接着还明白地告诉你:“可知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须是了!”了了,就好了。

宝钗曾给宝玉念过《鲁智深醉闹五台山》中的《寄生草》:“漫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宝玉听后,对“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一句深为拜服,后因与黛玉、湘云闹别扭,很觉无趣,竟题一偈:“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随后又仿鲁智深唱词,题了一支《寄生草》,中有句云:“从前碌碌却因何,到如今,回头试想真无趣!”作偈参禅,是后来宝玉遁入空门的序曲吧。

体现这种幻灭精神最突出的,恐怕要算第五回里的《收尾·飞鸟各投林》一曲:“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世界就是这样,“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每当读到这个曲子,我总是会联想到孔尚任《桃花扇》里老艺人苏昆生的唱词:“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楼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无疑,孔尚任的这个曲子,一定深深地打动过曹雪芹,二曲何其相似乃尔!

当然,曹雪芹的幻灭思想,并非要人都真的去遁入空门,他只是将现实撕裂给我们看,把人生和美丽揉碎展示出来,但美丽的依然美丽,而最美的,就是这种凄然而短暂的美丽!

延伸阅读:

标签:曹雪芹 原因

上一篇:这部世界上最经典的影片为何被禁播

下一篇:震惊中国式剩宴背后竟然隐藏着惊天大秘密